走入這個徒手技術的領域也有4-5年之久,雙手從遲頓變成精敏,它變成我傾聽病患疼痛的最佳利器。臨床上的所遇到奇形怪狀的問題非常多,看東看西看不好的患者也非常多,其實看不好多半的原因在於沒有精確的找出病患問題,或是沒有進行適當的衛教,而不是得了什麼怪病,所以相對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。很高興這雙精敏的手,在它的幫助下,讓我能夠更快的辨別出病患的問題所在,我想手痛醫脖子、腳痛治腰的現象也不是什麼神奇的事。回頭看看以前的自己在看看現在自己的想法與認知,真的感觸很深。

脊適西式整復保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